意见反馈

诗歌中的家国情怀

诗讯

2021-07-12 15:41:11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现代诗人艾青《我爱这土地》中掷地有声的诗句,它始终回响在国人耳畔。诗人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以充沛的激情创作了这首诗。艾青深沉而真挚的爱国情怀,曾感动过无数国人。日军占领香港,诗人戴望舒被日本宪兵逮捕入狱。在狱中,他受尽酷刑,但始终没有屈服,写下《我用残损的手掌》的着名诗篇:“无形的手掌掠过无限的江山,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那里是永恒的中国!”

  1979年,当代诗人舒婷创作了《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祖国啊,我是你簇新的理想,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窝。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是绯红的黎明,正在喷薄。”这首现代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女诗人以赤子之心,展现了中国的崛起和新生,抒发出祖国之恋的拳拳情怀,涌动着强烈的时代感,读来令人荡气回肠。荣获“人民艺术家”称号的郭兰英在谈到歌曲《我的祖国》时说:“每一次唱这首歌,因为细腻与阳刚的家国情怀,我都非常感动。”

  号称“氢弹之父”的核物理学家于敏,为中国氢弹研制事业立下“首功”。他说:“一个人的名字,早晚是要消失的;我这一生,能把微薄的力量融进强国事业之中,便足以自慰。”73岁时,他在《抒怀》七言律诗写下“身为一叶无轻重,愿将一生献宏谋”的着名诗句,正是中国科学家的家国情怀,筑就了共和国的脊梁。“导弹之父”钱学森,他的夙愿就是终生为祖国奉献才智。当年,陈赓将军问他:“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钱学森说:“外国人能干的,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干?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中国横空出世的“两弹一星”,打出了中国人的精、气、神,打出了新中国的国威。

  文人没有情怀,武将没有精神,科学家没有国家信仰,哪里还有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家国情怀,是国家民族屹立不败的精神皈依,它具有“四位一体”性——认同、归属、责任和使命相融共生。歌曲《国家》中“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言简意赅地诠释出国与家的关系。中国人的家国情怀,自古以来便以诗歌形式深深扎根在每一个国人内心深处。舍身为国从古有,不论身处何时何地都心念祖国。神游诗词间,胸怀社稷情。

  唐代边塞诗,将家国情怀表达得淋漓尽致。戴叔伦《塞上曲二首》:“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愿将此身报效国家,又何须活着回来呢?这真是视死如归的泣血之语,正因为有了先辈们的赴汤蹈火,才有了血染的精神传承。王昌龄《出塞》更具豪迈气概:“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大丈夫当有如此志向,有我在,决不让敌寇侵入我的山河。王翰《凉州词二首·其一》:“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自古以来,军人战死沙场,能为国而死,死而无憾,死得其所。

  宋代更有保家卫国的凌云壮志,显示了无数仁人志士慷慨悲壮的英雄品格。南宋岳飞耳熟能详的《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在国家危亡之际,岳飞不计个人荣辱,力挽狂澜,成为中华民族英雄的象征。陆游的《示儿》家喻户晓:“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至死不忘恢复中原,即使在临死之前,依然盼望收复故土,可谓“赤子之心,永生不灭”。

  辛弃疾诗词,向来以豪迈激昂着称,他的《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披肝沥胆,曾激励过多少热血男儿。文天祥《过零丁洋》:“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面对劝降,他不为所动,喊出“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成为后世无数英勇烈士以身赴国的写照。

  元明清三代,表达家国情怀的诗歌更不乏名篇。元曲张养浩《潼关怀古》用“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对国家动荡、人民离乱的历史悲剧痛心荡腑;明代于谦“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真乃志向如铁,风骨铮铮;戚继光“繁霜尽是心头血,洒向千峰秋叶丹”,将一腔热血,尽化繁霜,愿染河山灿烂。明末,李自成、清军相继入京,年仅14岁的夏完淳随父起兵反清。夏完淳大悲大痛之后与父亲同赴国难,被杀时年仅16岁。夏完淳家国情怀的吐露,最感人的是《狱中上母书》。信札中对家中“哀哀八口,何以为生”的牵恋和“人生孰无死,贵得死所耳”的国家忠贞,令人动容。柳亚子读罢,特为夏完淳题诗:“我亦年华垂二九,头颅如许负英雄。”

  清代诗人龚自珍有诗曰:“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诗中充分表达了他忧国忧民的家国深情。林则徐《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其二》:“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遭逢禁烟厄运,与妻子离别赴伊犁时,剖白救国心迹,若对国家有利将不顾生死。辛亥先烈徐锡麟的《出塞》:“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他勇敢地喊出,爱国的热血好男儿,只知在战场上为国捐躯。正是“青山有幸埋忠骨,残月无声照英魂”。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那是唐代诗人杜甫对国家破碎的忧愤和远方小家的眷恋;“振兴中华”“天下为公”,这是孙中山先生对未来中国的殷殷期许和心间图景。家国情怀,是每一个中国人从内心里深深爱着自己的家庭、国家和人民,希望中华民族繁荣富强,面对国家召唤敢于奉献自己的所有。这种家国情怀和思想境界,恰如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作者:付秀宏,来源:《人民周刊》

  (编辑:夏木)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