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潘以默自选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7-22 12:44:01



潘以默,出生于1976年,浙江天台人。偶有作品发表。曾获2010年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新人奖提名,在2012年北京文艺网首届国际华文诗歌奖中双入围(诗歌奖与诗集奖)。




潘以默自选十首


另一种动物

 

不再失眠

直到死亡降临

 

这种可能

和一个人从未见过一只狗同样真实

 

就象一只狗

从不曾和他的生活遭遇

在他的语汇里

那是另一种与他相伴的动物

不被人知悉


2008.06



冬日寄语

 

尽管我在别处提到雪的苍凉

穿过田野的小路跟以前一样平坦

我记下那里的空气

就能带走宁静的森林

 

那些背向太阳的收割者

不需要画框

谁在为逝去的景象深深感动

 

若不是象一颗缩小的地球

通过所有的工作和思考

我要靠什么虚饰自己的踪迹


2009.01



在一朵梅花的花瓣里......

 

在一朵梅花的花瓣里

雪粒,穿过回荡在山村

那寂寥的爆竹声

寻找它失去的悲伤

然而这里的温暖让它流泪

 

我想询问另一朵还未醒来的梅花

它们为什么在这里,有不同的早晨还是什么

于是一缕寒冷的风离开

吹入我来时没有关窗的书房

 

在路边停下车子的我们

是醒着的吗

我只能在梦中为自己写下一句

你可以在每一座山里

留下花瓣和它们的名字


2010.02



重力研究论坛上○与△的一次对话

 

呵  我能向谁诉说

每一个白天只是我的失眠

难道你没发现

屈辱中飘浮着多少宝石

  

我寻求只属于诗人的纯洁

也就是堕落中保持质疑的权利

你看那昏黄的月亮

一道永不愈合的伤口淌着脓水

  

谁是真正的孤独者

他们的孤独不携带任何附件

你已擦洗不去

他人在你身上的沉默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不允许你先知一般的口吻

免受声音的欺骗

你应当岩石一样清醒

  

你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听到翅膀的声音

在废墟里挖掘自己骨骸的人

对此都会茫然

  

众多的宣言改变不了航线后

在躁动的囚船上变幻背景

我无限分裂于所有的诗歌

深渊不过是一个逗号

 

一只昆虫爬上了沙丘

不足以惹来外星系的一声冷笑

嘿  我的面孔不是闹钟的正面

四处寻找着食物

 

何去何为

在这不断重估的时代

吸纳无尽的夜色

直到苦涩的田野撑起了晨光


2011.08



1991年的夏天


对我来说

这世上只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只有一条林荫道

只有一个废弃的纺织厂


载满雨水的花坛里

沉积着楸叶


2012.06



闲话二则

 


“屋后黑枯的小树”一夜长满了绿芽

——20世纪的法兰西!

当罗兰•巴尔特也说出:解释就是斗争。

而在脑萎缩的国度里充斥着掩饰

 

 

为一切不是其想象的事物死去

保罗•萨特得以躺在福楼拜身边

我坐于“不知生”的地域

与呼唤同义的自由总是传来了一阵阵回音



2013.02



过塔头寺


是这样一个冬日中午:

晴朗已达到极致

——  阳光溢出胶质


除了围墙上的裂缝

还在对接着枯枝

木鱼注视着


台阶上那个晒暖的人

还要站立多久

——  体内有太多雨丝


虽然,他来到这里并非偶然

偶然的

是阳光即将从他身上消失


或者

流逝需要一个缺口

而他不是通道


更不是黑洞

只是他渐长的影子

伸到佛像的脚趾


2020.12



雪夜独坐图


今夜的屋顶积雪

也有目光引落月色到此


麓者自饮

路无行迹

任凭苗圃的荒芜


这里,雪夜具有的封闭性

参与灯光的笼罩

参与建构

一个人的独坐


2020.12



蝉鸣


无法压抑,它们组成忒修斯之船

又一次驶入夏天

我仍在倾听,这介于音乐

和噪声之间的意义

当新闻里报道

特殊的晶体活捉了光线

而我早已捕获过蝉鸣,在夏朝

那时,我还是全新的木楔

是一个不懂文字

来自南方的行吟之人

囚于他族的语音,唱响

故土的烟波


2021.06



深挚


“落叶满空山”

一旦想起


就有了风

翻找掩隐的石径


你的言语可以束薪

如我此刻


将你的行迹留在这首诗外

如我持酒


只安慰此间的雨


2021.07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