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孟醒石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7-29 07:04:16



孟醒石,1977年生,河北无极人,现居石家庄获鹿,出版诗集《诗无极》《子语》《封龙获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





孟醒石自选诗十首


《秋收》


秋天刚有玉米那么高

秸秆就黄了

很多人钻进玉米地

彼此看不见对方

只能听到高高低低的说话声


我在房顶上看到

秸秆晃动

田野出现一小片一小片的漩涡

那里面有我的亲人

他们一辈子就掀起这么点浪花

其他都是风

是太阳

掀起来的

或者无风三尺浪


2005年9月18日



《空》

 

六岁那年,我一脚蹬空

从三四米高的梯子上摔下

当时没咋地,翻身爬起来,继续玩耍

半夜,骨头疼醒了,爹娘彻夜未眠

月亮像听诊器,贴着我的胸口

晃来晃去

 

长大后,仍然改不了踩空的恶习

从空虚到空中楼阁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幸亏有影子垫底,否则早摔成片段

 

光阴如梯。昨夜我爬到故乡的房顶

忽然发现,下不去了

谁是那个撤走梯子的人?

 

在华北平原,邻里之间的房顶相连

我从这家屋顶,转到那家房顶

不知道从哪里跳下去

家家空空如也

只有月光张开双臂接着我


2015年8月9日



《充盈》


雨后,走在上庄镇的夜色中

风吹过我,身体感受到

瓷器出土之前的沁凉


年少时,见到空空的梅瓶

总有一种往里面灌入烈酒的冲动

而今,见到空,就空着吧


时间已经不多了,可我还是愿意等

等梅花盛开,等大雪压下来

我们在雪中散步,不折一枝


两个相爱的人,两种空,碰到一起

都会全力避免对方破碎

等黄土压下来,灌入心腹中

我们毫不相干,又彼此充盈


2017年6月2日



《响箭》

——兼致鲁迅

 

太行山有多高,法令纹就有多深

我们从谷底往上爬,翻越一座大山

又看到百万大山

山连山,云遮云,满目肃杀

秋风没有妇人之仁

落叶满怀庶民心酸

唯有悬崖峭壁,桀骜独立

如横眉,冷对千夫指

如俯首,甘为孺子牛

怪石嶙峋,没有一块左右逢源

不是在夹缝中,像核桃一样被排挤得爆裂

就是身处险境,凌空欲坠

孤独面对万丈深渊

这深渊也是由无数石头堆砌而成

如近现代史,壁立千仞

只给读书人一线天

苟活,苟活,苟活,还是

把这一线天当作弓弦

把自己当成响箭


2015年10月13日



《藏锋》


在喧嚣的三岔口,驻足

等车流通过。赫然发现

对面高楼的外墙

画着一幅长江水系图

精确到每一根毛细血管

走近了再看,原来是

爬山虎的叶子落尽

只剩下虬曲婉蜒的藤蔓

寂静的冬日,残荷干枯,茎杆挺立

莲蓬焦黑,倔犟赛过八大山人

槐树驼背,站在风雪中

哮喘,剧烈咳嗽

震落几点败笔,洁癖不输倪瓒

榆木哪怕满身疙瘩

也紧抓着树根,在黑暗中撰写石头记

原来每一种生物,都有一支生花妙笔

在茂盛的季节,藏锋。繁花落尽

举世荒凉时,才显现出来

最令人羞愧的当是史笔,那是鸟儿

衔来干草、树枝、草根、羽毛

混合着唾液、鲜血、泥土

一笔一画

在树梢上,在危檐下,在悬崖边

筑的巢


2015年3月12日



《锣声一响》


这辈子见到的第一种行为艺术是耍猴

走江湖的汉子甩响鞭子

猴子们沿着场地转圈鞠躬

讨好每一位观众。为了逗大家高兴

还倒立起来,纷纷将私处展示给人看

猴屁股,像旗子一样红

这辈子听到的最恐怖的故事也是耍猴

老校长抠着脚丫子,恶狠狠地说

“那些猴子都是小孩子装扮的!

耍猴的汉子专门抓不听话的小孩

给你们吃药,变成哑巴

在脸上粘上猴毛,身上披上猴皮

锣声一响,集体表演倒立

不听话了,就拿鞭子狠狠抽你们!”

听了这个故事,我经常做噩梦

梦到父母站在人群中,大声地笑

向铜锣里抛硬币,发出阵阵轰鸣

根本不知道,那些猴子其实是他们的孩子

而我眼泪汪汪,哑着嗓子,喊不出声


2013年7月7日



《酒国》


那个每天早上喝一碗烧酒的木匠

是我的堂兄。不喝够酒

他的手就会颤抖,一不留神

便把墨线画成警戒线,将花窗雕成铁窗

那个浑不吝的黑大汉是我的表哥

喝干二斤白酒,爬上超高压输变电铁塔

讨薪。同乡们拿到了薪水

他像风筝,挂在上面

而我表弟,酒后经常打老婆

往死里打。老人以为得罪了神灵

请法师做法,烧高香,迁祖坟

他邪性不改,更魔怔

终于把老婆打跑了,只剩下四岁的儿子

在七倒八歪的空酒瓶里找妈妈

与他们不同,我苦读诗书

练剑胆琴心,依旧没有把酒瘾戒除

经常烂醉如泥

糊在墙上,就是一张中国地图

华北平原愈加空旷,只剩下老人和孩子

兄弟们星散在大中小城市,越发虚无

在他们眼中,朝阳和落日都是失败者

像两颗瞪大的眼珠,血丝,通红

何况一介书生?地下水

漫延流淌,到我们这一代

早已没有了血性,只有酒兴

哭有什么用?


2015年9月13日



《落水鬼》


月亮就是那块被西西弗斯推到山顶的石头

早晚会掉下来,将黑暗砸一个大坑

这种担心不是多余的。你看

月亮正高速坠落,越来越大

越来越低,即将落在池塘里


池塘中,另一个月亮正浮出水面

越来越近,越来越高

那是落水鬼在推着石头上岸

拯救压在下面的呐喊


在中国,五十岁的老蒲,二十六岁的小魏,六岁的梦田

每一个落水鬼都是西西弗斯

当年,他们只溅起一点点水花

一辈子就绽放那么一次,仍努力把涟漪画圆

哪怕最后的结果是椭圆,是阿拉伯数字0


2015年7月12日



《收音机》

 

小时候,我有强烈的冲动

拆开它,看看有多少人关在里面

没想到里面全是电子元件

串联成迷宫,干电池腐烂流脓

喇叭上的磁石,吸附着大量铁屑

肯定经历了一场场交锋

究竟谁对谁错?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忽然明白

收音机,这一命名,暗藏天意

它们真的把声音都收走了

像一个个骨灰盒,静静地停放在灵堂上

收走了一位位老人,带走了很多秘密

任凭子孙后代哭泣,扼腕痛惜

也不开口说一句


2016年3月26日



《第七感》


那时候,井水是透明的

可看见投井自尽的人

月亮是透明的,可看见望月怀远的人

我也是透明的,不回头

也能感觉到后面有人在看我

有时候是王小娟,她的领口隐含两朵花蕾

有时候是魏老师,他的眼睛不容一粒沙子

 

如今,很多感觉都消失了

有人在我背后捅刀,我也不知道

有人在我前面引路,我也看不见

垃圾污染井水,当王小娟不存在

尘沙漫过月亮,当魏老师不存在

雾霾笼罩华北,当无极县不存在


2016年3月23日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