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一度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9-14 08:24:14



一度,原名王龙文,当代青年诗人,得丘诗社社长,上海得丘青年艺术公社成员。《诗刊》社第36届青春诗会诗人,鲁迅文学院诗歌高研班学员,参加第八届十月诗会。入选《感动大学生的100首诗歌》《2006新诗年鉴》《2007年度最佳诗歌》《中华新诗档案》《2016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7卷》《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8卷》《新时代诗歌百人读本》等年度选本。荣获《文学报》“森信•宝力杯”世界华文诗歌大赛一等奖、《人民文学》善卷全国诗歌大奖赛二等奖、海子诗歌大赛奖、黄山市政府文学奖等。主编《安徽80后诗歌档案》,出版诗集《散居徽州》《高河埠》《眺望灯塔》《午后返程》等。





一度自选诗十首


神的花园


神说:花瓣打开

树枝要望一望天空

养两只黑天鹅

扩充点野草的张力……

神的旨意无处不在

降临在树顶日落上

远处高架桥,都是花园无限延伸的一部分

它的口谕,也会变成书脊上的

一行文字,白鹭就停在

傍晚的楼顶,像静止的标点符号

城堡下的钟声

下雪时响三下

敲落内心隐喻的灰尘

未经历失望的人,不会重新

燃起生活的希望

不会在暗夜点灯,照亮花园的神



简单的夏日


死于受难日的无非三种

时间、自由、母亲

我总是把一年中的某一天

定义为受难日。夏日的另外一天

进山,溪流就是密钥

我一生中认为最难的事

莫过于分辨流水的最终去向

但最终流进了声音里。

我的耳朵里住过寺院和方丈

每一座寺院的钟声

都不一样,但方丈却出奇的一致

他的告诫来自佛经

也来自内心微小的秩序

星光让一座山低迷,每座山峰

都有看不见的五指

只要抬起头,就能看见松动的指缝里

灌木摇摇晃晃,月光忽高忽低



神秘花园


我的出生地没有地址

我启程去外省

也没有地址。读过的书

一本本连起来

像一个国家去另一个国家

的私密小径。

先生们,女士们,当我们

来到爱的花园。

当我们像流星一样隐没在

花丛中。我有一个朋友

他只会画枯枝,只会在枯枝边

描述让人重生的力量



最热的一天


我要在最热的一天爱上你

爱上你长途跋涉

却没找到清凉的小镇。

你看,阿富汗的战争

摧毁了男人、女人、孩子

和城镇。你看,暗网上

挂满了模糊不可辨的头颅

用于被交易、被枪杀。

我赤脚走过滚烫的大地

就像当年,赤脚跑遍整个村庄

我的脚是钉子、是火

是流浪的黎明和夜晚。

是流水亲密的爱人

是尘土火热的战友

我要在最热的一天为你

放弃武器,为你挂上崭新的旗帜



见友人


吃完早餐,天色晴了

远方的事物露出本来面目

昨天,我还穿过风雨

看一个友人,几把未完工的古琴

横在我们中间。我们几乎绕过了诗歌史

像两个赤脚的人

第一次站在秧田中间的惊讶。

我说,留下来吧,小城需要一个诗人

和一个斫琴师。

想起某个夏日,在一个诗人家中

聊天,傍晚了

几乎看不见对面的他

身边的河水,努力的想成为一首诗

我们先后成为黯淡的星光

回去路上,还盘旋着古琴的第一次发声

还在为那一次

没有及时点亮的灯盏懊悔不已



中年生活,如遇险境


到了中年,我所见的江河湖泊

皆为缓慢。那些凶险的

湍急的,已经和我的青年时期

混为一谈。有一次

特意跑到长江边,进港的渡船

已经是最后一班

对岸的菜贩们背着空篓筐

他们看着灯火的眼神空荡荡的

我知道,那里曾经住过高楼

也住过废弃的车站。生活从来不会

通过翻涌的江水表达不满

也不会如我此时所望的塔吊

孤悬头顶,像随时落下的大半个天空



生活


每次路过城镇和村庄

我都想点起心里的那些光亮

枝桠上曾经亮着的灯笼们

此刻,黯淡下去

只是我,还继续爱着这灰暗的生活

有时候在厨房

菜刀和蔬菜们,都曾为生活

留下热泪。有时候

在阳台,看着广袤的落日

从我们身体剥离。

那是长久的痛苦呀,每一条河流

都有着字面上理解不了的疾苦

在春天的草地上

看滚落的,露珠的头颅

还有着雷霆的力量。即使头破血流

依然没有停止向前



父亲


“弟兄们,在那星空上界,

一定住着个慈爱的父亲。” ①

那也是我的父亲。执教鞭的手

拂过夜晚的村庄

每隔几天他就要回来

借助微弱的星光

我躺在茅草堆上

梧桐树梢的灯笼不再明亮

荷塘里挖出的每截断藕

都是一条荒芜的小径

那时,我们站在轮回的磨盘上

总有些枯枝被踩出清脆的回响


备注

①出自德国诗人席勒诗歌《合唱》。



我想悄悄地忘记他们


终于厌倦镜子的对话

当我松弛下来

不再保持警戒


冒着水汽的陌生男人

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但触碰不到


白天的榛子林让我怀念

每个人因为被遗忘,而感到满足


这世上,多少人喊过我的名字

我却想悄悄地忘记他们



夜晚那么短


夜晚那么短。凌晨的屠宰场

蹲满肉贩子和三轮车


夜晚那么短,失眠的人就这么

醒着。天花板醒着


薄雾里的烟囱那么短

饥饿的人,梦到的甘蔗那么短


神父的十字架那么短

婚礼上父亲发言那么短,他抱紧了身边的女儿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