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李外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09-16 07:48:33



李外,1994年生,山西忻州人,现居武汉。有作品见于《汉诗》《中国校园文学》《诗歌月刊》《扬子江诗刊》《中国诗歌》等。有诗集《往山上去》。



李外自选诗十首


《衰老之年》


花开得晚了

相对而言

我的衰老在加速


花开在阳台

铁床掉绿漆

衰老就是这样

用一种声音激怒自己

再用另外一种安慰


麻雀翻飞每落到树梢一次

都会惊起一阵扑簌声



《衰老之年》


“就用林间的鹿来形容吧。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在尝试着驯服那只在林间回过一次头的鹿。”

整个默剧的黑白画面中只有

一个蹩脚的猎手和一只目光警惕的雄鹿


它们各自掌控着指关节和长矛的距离,蹄爪与泥土的距离

从凌晨到傍晚,各自纹丝不动


他就这样在屏幕前死死地盯着,身体因长时间紧绷而轻微抽搐

眼中同时闪烁着那人的狠厉、那鹿的惊恐


一点一点塌陷



《静夜思》


这一天就那么过去了,不像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也没有

突如其来的沮丧和突如其来的欣喜

在空荡的房间里,与自己对话

那是植物和金属雕塑的心态


比如把某个人、某件事比作一只猫

它飞身扑进你的周身一米之内

它的灵动激活你的嘴唇和胃部

它让你饥饿,让你捱着枝枝蔓蔓的欲望


你们在昏暗中交换着彼此眼里的月光

直到你抚摸一只猫或一只猫扑向你都

不再保持因距离感而故作的优雅姿态



《破妄书》


心有执念,窗帘只能遮住一半的窗户

封闭的房间里眼睛能分辨出的色彩越来越少

我对于植物,也不再有那么多的感情


内心欢愉无法掩藏内心忧愁无法掩藏

但我都无法让你全部看到,一切如我

终究会老去,如花开时只见其明丽,败时

又显得过于潦草


我无比希望时间游走到深夜的时候

可以多停留一会儿,让自己保持平静的状态

保持思考、宽恕和爱他人之心


时时有发烫的眼泪和振动全身的心跳消弭内心

无端的恐惧和慌张



《破妄书》


让人心神不安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我完全有理由认为

它们一定是在暗示或者预示着些什么

内心的隐忧密密麻麻让人无从下手


与你对话的时候,我想在自己的身体上打开一个小窗口

把那细碎的念头都罗列给你看,标注好日期和序号

详细地给你展示它们是如何出现又如何

消失不见


我深知自己,这些年来

心中有妄念,欲得解脱,未得解脱

还留有些许孩童意气,还要说好多的

“悔不该”



《独身笔记》


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喝酒了

这意味着我正在失去我的朋友们

那些很早以前达成共识也正在失效


可能会在某一天从很远的地方寄来

一颗鲜艳的浴球一本没有拆封的书还有些其他

细碎的寻常物品但我不想把这些写出来


一段时间确实已经过去之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那种感受像是举着高倍望远镜看荒岛海滩上

一颗光秃秃的椰子树,看到椰子树的时候

我想把自己埋在沙子里



《未致之信》

   

几年前我也来过

这里,是夏天,有人旋转

左右手,树枝边缘的

猴子左顾右盼

        

上山的路太长了,山底隧道

又远得看不到头

这些年,考虑自己太多了,考虑

湖底石子,太少了

    

难过是因为走过拱桥,是

因为拱桥下面铺满了

浅色的水草

   


《这是你第几次梦到松鼠》


记不清了,也说不清,室友说我经常讲梦话我不确定

那会儿的我是不是也见到了


松鼠是棕灰色,眼睛大大的,蓬松着尾巴

蹦蹦跳跳穿梭在树枝上,它们的直线概念与我有些差距


我去了黄果树瀑布没有跟你说路很远开车

要两个小时我在车上绑着安全带

要是不在车上也可以绑着安全带就好了

想做那么多的事情又总想提前做风险评估

一点一点给自己划定安全范围,要相信


相信那些美好的名词、动词,相信不朽,相信柔软

相信时快时慢的水流、水流拐角处大片大片的阔叶树


年轻让我们过于相信一些事情

枯树上的叶子见一次就少一次

堆在你心里的难过和执拗也是一样


升空的宇航员他在想些什么

我想跟他喝杯酒

遥祝他在大气层外的孤独和自由


他有全覆盖的帽子,他隔着厚厚的帽子反反复复说你

听不懂的话,像瞬间擦着大气层远离地球的外星飞船在星群中发出的微弱电波


地球真美啊,地球

真远啊



《往山上去》


路灯的光还没延伸到山顶

暗绿色的爬山虎一直蔓延它没有

停下来的趋势。我可以理解一株植物

和一杆路灯之间的依赖关系


玄幻小说里的巫师们没有

堆满瓶瓶罐罐的实验室,他们

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咒语和符号

就可以轻易变成其他的

植物和动物


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往山上去

植物带来整个世间所有的安全感,偶尔

让我愿意相信巫师

化身植物的奇妙法术



《壳•日记》


在一段时间里频繁梦到某个人很容易

让人恍惚,尤其是每次都在醒来后很短的时间里

丢失一整个梦境的绝大多数有用讯息


很多时候我梦到的都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一场0.5倍速的谋杀案、一次只有头颅的性爱

有另外一个意识与我共用一副身体而他显然

在很多情况下对我的想法和做法都持有异议


他在我未思考的地方思考着,在我未言说的地方言说着

他是我违背自身的借口,是我故意放走的嫌犯

我写过海、灯塔和深海的鱼但实际上我还没有去过海边

我没有见过海、灯塔更不要说深海的鱼了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