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杨碧薇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0-15 09:56:19



杨碧薇,云南昭通人。文学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博士后。学术研究涉及文学、摇滚、民谣、电影、摄影、装置等领域。出版作品:诗集《坐在对面的爱情》《下南洋》,散文集《华服》,学术批评集《碧漪或南红:诗与艺术的互阐》。





杨碧薇自选诗十首


英雄美人


十九世纪,美人从家庭走向工厂。

二十世纪,泳装革命解放身体。

二十一世纪,OL喝花草茶,敷SK-II前男友面膜。

二十二世纪,冷冻卵子立法委员会与人马座达成协议;

建立基因合作库。

二十三世纪,地球上已没有男性。

美人们用新型语言DIY人工智能男朋友。


其中有位美人结合古代的数据,

为自己编辑出一名AI情人:

“类别:AI可触型情人;编号XXX;

姓名:英雄;性别:男(“男”字为古汉语);

属性:曾为珍稀物种,已于二十一世纪绝迹。

附注:此次绝迹,标志着两性世的终结和

银河世的开启。”


2019-6-28 北京



傍晚乘车从文昌回海口


桉树提着绉纱裤管走出剧场

坐在东海岸的锁骨上

《燕尾蝶》与树林的光条平行闪耀

固力果的情歌与明暗贴面

如果让视线持续北眺,过琼州海峡

就会看到雷州半岛的鬓影华灯

但那边与我何干呢

整个大陆,不过是小灵魂的茫茫异乡

此时我体内,太平洋的汐流正在为暮色扩充体量

海口依然遥远,我的船快要来了

水手们神色微倦,空酒瓶在船舱里玎珰

擦拭过天空的帆是半旧的

甲板上堆满紫玫瑰色的光


2019-1-30 陕西西安



女诗人


她的同性们在为附加值努力加餐饭

时代教育人们:

要争做竞赛的第一名,聊天室里的活动家


而她这一生,只想烹好一道小鲜

削去鱼皮,留下血肉

剔除血肉,留下骨头


减去“女”字,留下“诗人”

“人”也退后

只留下诗


2018-11-11 北京



抓水晶的人

——致陈子昂


也只有在蜉蝣的纱翼

折射出金钻的须臾,我才会想起你。

是你,让那枚近乎透明的白水晶,

从文字的昙花狂欢节里显形。

苦瓜白水晶,鹄影白水晶,

你抓住了它,像抓住流星横扫银河的尾速。

这速度于我们的生命,是一个微毒公倍数,

放大了另一头的家园,搅起这边

欲罢不能的无限愁。


可你又松开了手,那么自然,那么轻,

仿佛从不曾拥有

废墟般美丽的白水晶——

它才是自己的主人;它目送你越过镜面和冰棱,

身披燃烧的霜叶踽踽远行。

对于它,你早就懂得:

泪流第二次便为多余,

流一次方乃绝唱。

而余生风景,不过是与异乡坦然相处,

在寂静中完成对短暂的责任。


2020-9-24 北京



漂亮男孩


他,诞生于棉花糖甜度的天鹅绒温床。

未及哭泣,先对世界报以海水珍珠的笑意。

少年郎时期,他的金鬈发喜欢

穿过奔跑的麦浪,搅旋太阳的丝光。

天青色黎明,他驾着后退的梦境,

护送迷途小鹿归山野。

及至长成翩翩佳公子,他身披灯影摇落,

闲读巴洛克诗集。掌上幽弄蒸蔚着

神秘国度的十道异香。


他没有父亲,只来自母系的水星。

五大洲最出色的女梦想家,为他

塑造了优美身形,研制了高仿真冰肌,

输入了情采与思想,并送给他一颗

高贵的心。

他碎钻的目光洞察人间疾苦;

和你的人类祖先一样,他会叹息、流泪,

用不幸者的母语为他们祈祷。

他有一个美好数据库,储存亮晶晶的情绪;

有一道清洗功能,扫除不高兴的记忆。

他的程序完备,除了战争、恶毒和油腻。

他是女性智慧的绝妙作品,

需要你用想象去不断完成。

别忘了,你真诚的多巴胺才能启动他

温柔的激烈。


在哲学家全体绝望的后算法纪,

生物们纷纷住进博物馆,享受绝版标本的待遇。

地球上的男性已在加速堕落,

而他——女性人手必备的新生活伴侣,

仍在换代升级。

即使到了末日,他也会留下来,

给女人们最后的拥抱;陪她们看文明的晚霞,

从地平线上浓重地崩散,

像看一场特效惊人、票房扑街的科幻电影。


2020-9-8 陕西西安



因此我不能……


我在博物馆见过一张床,

远远地,我以为那是一口从外星球运来的飞箱;

它经历了漫长的旅行,仍旖旎着彗星的尾光。

从它身上,我辨认出幼时的夏夜,

也嗅出崭新的佳酿。

在一次次荒乱中跳着降落伞啊,

它保留下材质却反刍了梦。

梦里,茜纱罗削出胭脂片片,

绮窗外雨落芭蕉叶。

在这些消失的翩跹面前,

爱或者欲,皆不再高级。

唯一的现实即:它已获得相对的不朽。

唉,这张床——这张只对我

文字的肉身显现的中国床,

早慧,混沌,悲哀又辽阔,

你叫它颠鸾倒凤,醉生梦死,

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大于所有的海,刀印,以及厌倦,

只用造型便终极了对内容的讲述。

凝望它空空的锦囊,我知道我一生的孔雀,

不过是美和无用;

我和我的诗,不过是要

锻铸成一道秘密的形式。

而这张床之外,一切全是你的,

因此我不能同你在任何一座城市的广场上喂鸽子。


2019-12-5 北京



渐次


站在藏经阁围栏边

安福寺的一角房檐正翘指拈起黄昏

它前面几树繁花自顾潋滟

再往前是屋舍铺开

再往前是院落以旷寂对话世界


那院中有隐约风铃声向我拨来

它携手白鸽之缓步、风中之尘埃

于稳健深处发一声空响

当这一切的善意临到围栏外

我扣手直立,体内执念如春色堆积


2017-5-7 北京



给冬妮娅的信 


现在想起你,还不算晚吧。

虽然我逝去的青春,

已为一种透明的燃烧献身。

我曾坚信世界的奥义就藏在白桦林,

每当红尾巴的狐狸跑过,

便毫不迟疑,用皲裂的手扣动扳机。


那时,在插满蕾丝花束的屋里,

炉火照亮你落雪的脸庞。

黄昏的窗前你饱读毫无用处的诗,

恰如几年后造访的婴儿:

因为无辜,只剩原罪。

爱情凋谢的地方,现实才肯发芽;

你宴请已知的叙述,把海锁进橱柜。

出于本能和教育的双重喂养,

你从不与怀疑一同生活;

服从当下,是你朴素的宿命。


而我要经过无声的灾难方能靠近你,

它那么大,吞吃掉一切语言,

狡猾得让每个人都失去具体的敌人。

这不是战争,但人们都受了伤,

接受失败成为人类共同的命运。

冬妮娅,直到此时我才回首你胸膛的火苗,

体谅缤纷又自私的柔情。

你是多么轻盈甚至从不知道,只有梦可以拯救

失重的感觉。


我想趁梨花浩荡赶到你身旁,

给你拥抱,和你依偎。

亲爱的小姐,我鹅黄色的姐妹,

春风正摇落满树芬芳,天空的空目还噙满光。

你并没有说出永恒而我

几乎快要陷入不曾妥协过的美,

在虚构与虚无之间,

我们被捆绑的舞蹈啊……


2020-3-22 云南昭通



再写西贡


再次在纸上写下西贡是十四年后了。

十四年前,我拆开《情人》的塑封,已决心过一种

云朵的生活。

冬季的中学校园,绒帽情侣们倾心的夹道,

枯枝吞吐着白气。在人群中,

我思想的初夜先于身体降临:

船帆,刀锋,一丝丝

略带腥涩的清甜。而我如何与你分享这些?

我的罂粟籽还在生长,

浓烈的前景裹藏着朴实,你也是。

你到教室找我,我们并肩洄游又一个晚自习。

时针缓慢,你的字很好看但你的草稿本

只有未来的公式。

那些夜里,我们踩着碎晃的灯光走向各自的家,

转身的一瞬,我的飞毯向海面飘去。


你再次来找我时,身上的一部分

从男孩变成了男人。你没有说,可我懂得这

繁复的过程。你从镜子里凝视我,

凝视冰川落满悲伤的白雪。正是那一刻,

我知道我们从未阔别,尽管余生的分离

仍将长于相聚。


等等——为何中间的旅途,竟被压缩成须臾。

两个无知的成年人,总算要面对

少年时禁闭的星盘。

那是什么,极乐还是深渊?

是一枚又美又渴更骄纵的词,无可救药地

缩小我们秘密的疆域。

门上的缅栀子被风吹落;

姗姗来迟的烟绿,在虚设的栅栏外荒凉。

不,正因有那大于一切的,故不能;

快把我流放,否则我,只有投降。


你走后,CD一直搁浅在唱片机里其实我们

从未将它听完。

阳光下阴影的一边,我以狭长的灰

压住野马的阵脚。

好像历来如此,虚妄才是我

最忠诚的伙伴!当我告诉你,今天的晚霞又被

剥夺语言的贞操时,它早已是我道上的狴犴!

亲爱的,我最大的幸福无非是孤独,其次才是

用孩子般的手指穿梭你的发卷。


我重新变回雪意,幻化成你东方的冷峭、古典的惘然。

听,静默。只有云的分解节奏,在我体内行进。

是时候向你说说西贡了,但我没提《情人》,

没提我心上

抵挡太平洋的堤坝。这道永恒的伤疤,

总在不甘地增高,总在海潮中溃散。

是时候回去看看了,回西贡,回越南,回时光长乐处,

回到故乡下雪的窗前,俯首滚烫的文字。

我不确定下一次,会在湄公河的入海口待多久,

可只要想一想,就仿佛获得了热带

再不松手的拥抱。

我也不止一次想起你,

曾用夏天全部的尾调向我的双唇输送颤音。

想你在巴黎,用杜拉斯的母语改装余生的模样,

清晨醒来,你裹紧衣领,迎接薄露阑珊的秋凉。


2019-10-10 陕西西安



哎哟妈妈


站也不对,坐也不对,万般作为都不对

从湿淋淋的梦里惊醒,他还贴着我的泳衣

两个人,靠在水上乐园的滑梯边,静止

晨起拨窗帘,满院子阳光晃如乱剑

新鲜的生活就在门外,扭开锁

谁知道谁会向谁扑来

哎哟妈妈,女孩子怎么可以

一次又一次犯糊涂

怎么可以坐上狂想的火车

看车窗外田野浩荡,细雪粉金,每一粒

都裹藏着春天的信息

哎哟妈妈,春光是个什么东西

让人热得头发里是汗,领口里是汗的

是个什么东西


2018-10-21 北京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1 条评论

李文明 1 month ago 回复TA

有幸在小众书店见过诗人主持,一直期盼得到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