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桑地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1-12-02 09:04:44



桑地,70后,河南平顶山郏县人,现从事新闻工作。诗歌散见于《星星》《诗刊》《诗林》《中国诗歌》《诗歌月刊》《江南诗》《诗建设》《中西诗歌》《草堂》《中国青年报》等报刊,多次入选诗歌年选,系河南省作协会员。认为写诗就是穿过词语的森林,无限靠近自己。



桑地自选诗十首


有些夜晚

 

有些夜晚一生要回忆很多次

有些夜晚只是在灯下翻书

在黯淡的窗前想一阵子

听稀落的虫鸣,叫着秋夜的凉

 

有些夜晚月光像生产队的喇叭声

一地碎银,踩响旧时光

小风挤走了白天的苦

滿坡的野菊花,散乱着异样的香

幸福,在不经意间掏耳朵

 

有些夜晚像一张苍白的纸

你喝空了酒瓶,倒空了心

有些夜晚,你在月光的一面疗伤

却在另一面被灼痛

 

有些夜晚就只能沉默

 

2010.9.22



蓝河桥


二十五年了。那时我刚走过少年,翩然

春天里,背诵着:“沿溪行,忘路之远近”

拱桥下,女人洗衣,男人抽劣质的烟

我无限的凝视里总是碧水、远天

桥南良田千亩,菜花的香里都是淳朴

农人扛锄头,谈天。我在桥下的

涵洞里写下:“春日寻芳蓝桥中……”

不远处的冢头镇在葱郁里。地方志说:

它地处许洛古道,蓝河穿境而过,

明清时建造的街市店铺,勾栏瓦肆,

民居群落,酒楼茶馆,至今尚好,

居民的气质仍可映现出那份至诚与爽朗

这是我有生第一次在外生活的地方

大王庙改建的中学,青砖黑瓦

教室的白炽灯丝丝的,至今还敲打

我的耳朵。大殿,雕梁,我们在这里

睡地铺,捉虱子,灯光不明

时间的流水里,同学们的脸一闪而过

这座学校也慢慢坍塌。那棵挂着

钟的冬青树不知去向,它俯瞰过的蓝河

大部分干涸,连桥也废弃

桥东头的废品收购站、小野店、门口

那个长雀斑的少妇,有着时代的魅惑

我叙述到这里,一只落伍的大雁转移了

我的视线,我不自主地抓住栏杆

像抓住青春的遗址,或者远去的亲人

秋天了,白杨的叶子落着曲终人散的空寂


2010.9.29



静静的午后时光

 

说话间,身边的一树杏花就悄无声息地开了

顺着你手指的方向

一朵,又一朵,在头顶

重复着你如兰的呼吸

天气变得暖了

河水流得很慢,内心却涌动出神秘的回响

偶尔一阵风沿着河面吹来

不多的心思,开始走神


2012.3.27



花事

 

这些梨花,这些杏花,这些桃花

这些寂静的花,闪亮的花

在大地上,席卷而过

 

从大山的深处到平原的边界

这些白色的马,红色的马,汗血宝马

在树林里奔跑,在田野里奔跑,在茫茫水域里奔跑……

 

2013.4.27



大风

 

大风吹过的时候

一切都变得安静、空旷

那个人独自走在如镜的大地上

看起来多像一枚树叶

被风收拢翅膀又缓缓放下

身边的堤岸上

百草倾伏,芦花十里,沉静而模糊

像是昨夜黑暗中的梦境

一直追随着他,渐渐有了苍凉的颜色

这些年,在他的生活中,不停地有风吹过

有时他手心很热而脊背冰凉

但都没有影响到他的脚步

这会儿,他在风中越走越远

他瘦弱的身体越来越小

仿佛走到了水穷处

又仿佛是回到了大风的中心

 

2015.1.17



命运

 

院子里的矮墙下

你握着我的手,还很有力

但死神已经迫不及待

你为自己不能早死,而叹息

这可悲,但真实。我又看了看

你的诊断书:第二次手术

颌下多形性腺瘤,或,皮下实性包块

和你的名字,组成一份合同。此时

我多希望有一双神奇的手能抹去

这多余的部分,让你回到从前——

播种,收获,我看见你从松软的田埂上

捡回又一个踏实的日子,灶房里

你照例升起温暖的炊烟,柴草的味道

使你着迷。这些过去的好时光

如今,像彩虹,美丽

却难以企及,或者,变成了村庄上空

的一抹浮云。这就是命运——

穷人的命运。我和你一样

在它的阴影的笼罩下,心智茫然

只有默默的接纳,和顺从

 

2015.10.18



 

总是这样,在冬天

在一年之中这既深且暗的夜晚

雪,不紧不慢地落下来了

在父亲住过的老屋前,因为没有人与之交谈

她们就沙沙地来到瓦顶

一再地敲出脆响,又滑落下来

有的则径直来到鸡舍上

像精灵,轻盈地蹦跳

然后融入更多的雪中

安静下来,而另一些,因为找不到故人

就悄悄打开自己,变成了雪花

自顾自地慢下来,摇曳着身姿

醉心地舞蹈,并请树间的风共同

献上挽歌,给小院带来一时的灿烂

如果她们一直落,一直落

就会覆盖村庄,和村庄外的田野

但这时候人和鸟都不再言语

蓝河一带的家乡会显得更加沉寂

 

2015.12.1



重现的时光


河边的桃花又开了

从河堤上望去,她们明亮亮的样子

像涌动的绯红烟霞

站在园子里,我看风吹新叶

风吹花瓣,看嗡嘤的蜜蜂

在花间忙碌,我抚摸如绸的阳光

像迎接盛大的庆典

一切都这么熟悉、亲切

仿佛重现的时光。我要说

谢谢你们,照亮了我心里的黑暗

和黑暗的生活,谢谢你们

给我带来了久违的暖意

有时我在这里驻足,会看见

从前的那个自己,在风来花开的时节

离开校园,去春天,看桃花!

她们有的临水而立,有的,在风中行走

和眺望,也有的,与我并肩

看清流款款,穿过广袤的平野

和岁月如斯。我有似桃花的无言

仿佛我依然是敏于追风的少年

依然是钟情于水光和日月的繁茂青春


2016.3.31



春天里


雾霾和薄雪之后

迎来了好天气,阳光柔和

天,重又回到蔚蓝。窝居了一冬的人们

从家里走出来,寻找另一个自己

而身边走过的女孩子

再一次点亮了青春的主题

麦田墨绿墨绿的,春耕还得等些时日

几个农民在这里转悠,他们的内心

还保存着曾经生动的光阴吗?

就像我,一遍遍地写下这些

与我相近的事物?——这也许并无新意

但因为我已不再年轻才越来越

热爱这珍贵的人间:河流、大地、白杨林

这一切多好啊!我跟着它们向前向前

白色大鸟缓缓飞过自由的天空

风,还是去年的样子,在田埂上散步

小野花向我举起了头,它们细细的叶尖上

跳动着银子的光,看一眼

你就会流泪


2017.2.12



槐花


夜晚,在小区散步

路过一丛树影

一阵熟悉的香气

使我停了下来

仿佛一个多年不见的旧友

喊了我一声

一时又想到不起是谁

借着窗灯辨认——

一株槐树

深藏幽暗的一角

几日不见

已开出了白白的花

有着雪一样的

干净和轻盈

淙淙的香气流泻着

欢欣又感到寂寥

让人想起从前的时光


2020.4.25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