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辛夷自选诗十首

今日好诗

2022-05-16 07:54:20



辛夷,广东揭阳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身体是礁石》。诗歌、评论发表于《诗刊》《诗选刊》《诗潮》《作品》《星星》《草堂》《广州文艺》《汉诗》《中国诗歌》、《中西诗歌》等刊,作品入选《中国当代文学选本》《中国新诗年鉴》《天天诗历》等多种选本。获奖若干。现居广州。





辛夷自选诗十首


个人诗


听说。只有千分之一的差异

我就成为他。你就成为我。

不可思议,也在情理之中

上帝掷的骰子,只有他老人家

知道解。而我,更倾向一种朦胧的

含糊不清的表达,倾向于冰面下的部分

虽然我知道人们越来越习惯种瓜得瓜

但我还是天真地希望播下跳蚤,偶尔也能

收获龙种。佩索阿说,摆脱怀疑和模糊

似乎就如同浩劫。但只有每个人才是

自己的世界末日,我又何必在乎

那么多杂音。人世如潮,水风空落

眼前花,我在温庭筠的词里为自己

洒下一粒种子,它应该是黏着的

有共时的幻象



深夜书


这将是我们之间最漫长的冰河期

猫与玫瑰,玻璃碎片和钻石

洗衣机离心力,牛奶可乐混合物

从来没有一次,我会像现在

感受到末世恐慌。我在老去的路上

早已丧失探索未知的勇气,与此同时

我对爱的怀疑和无能无力,羽翼渐丰

此刻大街上莫名闯入的风,对我不再构成

任何威胁。看得见的侵蚀,永远要

比内心黑暗生长的速度缓慢。我很清楚

你一直试图阻止悲观主义在我体内

形成导体,可我已明显触礁了

我在生活的背面,和漩涡中心

春天对万物的期待,唤不醒枯木

一次冲动的抉择,就是一次终结

你看到我病毒式的失控

感到害怕和绝望,引力松开了

我们累积多年的亲密,我们终将要失去

自己身上的星星。我们终将成为

背道而驰的两颗尘埃



美好的事物只出生一次

 

去年他需要和花朵建立爱的联系

今年他像疲惫的僧人在沙漠跋涉

这不是季节性感伤也不是望文生义的遗憾

遗憾是美好的事物在现实落荒而逃

他把这种变化归结为:错误。他不再频频使用

尘埃去测量细小且轻逸之物。眼睛是两扇不通往彼此的门

左眼勾勒的星辰如少女,右眼呈现出巫师形象

两眼距离不足一秒,所缺者:理解、信任

他在路口拐弯处迷失自己,他该面壁而坐

寻找过去,还是未来的自我?房间里到处是

移动的香气,美丽而危险。听说月光敲过她的窗

听说,他的口袋掉下“永远”一词。美好的事物

都只出生一次。后来,婚姻让她不再接受

过多新鲜事物,他望着她怀中的婴儿如立体的墙

横在两人之间。月光轻轻咀嚼他们,再吐出来

仅仅是两个陌生影子



且借纸遁


那么多问题和主义排着队

To be,or not to be

这不是对生活的简单提问

假设我们用“间离化”方法以观之

路边盛开的花,也可能是

蝴蝶的转世。我们缺乏伊卡洛斯的勇气

蜡翼毕竟不等于蜜。和孩子们讲夸父追日

却深知自己,无法成为力量的轴心

英雄之旅,往往仅限于想象层面

或许,我们可以借斜风细雨

归隐桃源,把自己归还给自己

侧耳倾听,雨粟的天空掉落的

透明水滴,在江山产生变奏

依类象形,道法自然

在纸上,晚唐的钟声随暮色

降临。熄灭了我们

内心的千顷涛



去远方

 

星期四的计划表等待修改

词语磨损生命,窗外有光

三个志同道合者沿路交谈着

5G和区块链,树叶反射

生活的色彩,我们感到时间

在漂浮。沿着草地倾斜的跑道

图书馆滑入天空的深海,车马喧腾

的街上,经济学家和佛祖

彼此交换慈了悲的定义,一阵风起

明天将有更大的不确定

带我们去向陌生的远方



即景

 

三只被夕阳染红的鸟

像三枚成熟的果子

挂在夏天枝头

 

三枚果子用翅膀制造风

打破暮色中的寂静

空气动起来时,就是一场波浪

 

波浪结束了默片,三只鸟

由近而远,播放桥下流水的故事

逐渐暗下去的红,如暂停键

 

三只飞过的鸟,瞬间

成为一,或无



错觉的海

 

一个被错觉风暴席卷的黄昏

旅行人——脱离算法欺骗,和旧我

累积的夏天。一片,湿而蓝的海

让不确定性,轰隆隆,辗过经验

 

他梦到水草缠绕名字,珊瑚完整保存着

超标重金属。大海递来经久不息的歧义

人和浪花的距离加速向陌生,随后,暮色张开网

下午六点半,海鸥和灯塔游进那背景

 

旅行人漂浮的记忆点亮了荒谬

沙子。冰凉。腥。

他在海风中继承人的渺小

大海的未解之谜延长了童话的有效期



美的忧虑


“我不愿意全部讲述威尼斯,

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它。”


透过啤酒瓶,我听到马可波罗话语的泡沫

不。那是一个琥珀色的卡尔维诺,所散布关于美的忧虑


我这恐惧和希望合流的肉身,终日不知所措

星辰的游丝和蜘蛛,已在织遗忘的网


从身旁的窗子往外望,季节已逃离弗美尔地理学家的凝视

只有几声不规则鸟鸣,潦倒的绿色,剪辑着雷声


雨点和孤独不可删除。我的梦现在成为

唯一的故乡。P,沉默的立方是麻木


我怀疑那个关系的针眼会把我变成一个病人

我沉溺在那些虚无影像,极光和密码


我不能讲述你。于是,把语言置换成咒语

故事的切片分你一半,请和水服下



梦境


她站在墙角

指着开了一地的喇叭花

对我说

那是沉默的铃铛


树影从她脸上滑过

天空澄蓝,青草略显机警

几只斑鸠扔下的叫声

像水融进了泥土里


不远处,野猫在享受阳光

还有孤独。我忽然觉得活着

是一件很安静的事,不必那么用力

有些美好瞬间也会悄然向我们走来


她告诉我,她就住在春风里

有时也用绿色给自己取名字



草帽


我们把那顶草帽

也扔到了火中


不久前,它还挂在墙上

沾有泥土(那可能

和一次意外跌落有关)


隐隐可以闻到汗味,那是

长年累月劳作的证明


现在它已经燃烧

帽子下的眼睛嘴巴鼻子

其实,早在它燃烧之前

就已经被另一场火占有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