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2022新作快递于贵锋(十一首)

今日好诗

2022-05-17 08:06:54

  

绝句

浊水中发现规律是一条鱼的人
也喜欢清澈的空气豢养的两只白鹅
省略掉的叹息藏在深深的岩缝和坚固的结构里
冰凉得惊人,一匹马将头伸进木盆里的
阳光、冰块和自己的倒影中,水珠突然飞溅嘶鸣……
而混淆王维和杜甫的燕子,“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在睡梦中一遍遍朗读春天

在强调绝对听力,和声音诗学,“而鲁迅也可能
正是林语堂”,从柏桦开始生长的光线
在雨水和垂柳上摇摆,感觉在草地上铺开来
可能正是理性,臧棣可能正是北岛,古马可能
正是云南象,余怒可能正是韩东,王敖也可能正是杨炼
李白和五柳先生也可能正是艾略特、曼德施塔姆……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疫情肆虐,战火焚毁,人性
可能正是带着目的的封控和弹道,历史也可能正是现实
短句可能正书写史诗。每个人一生的大事也可能
正在发生,来不及悲喜,永恒与残酷越来越像双胞胎……

有和无终于互相听见,白昼听见星空,颂歌听见哀歌
空间与时间紧紧拥抱。终于,东西贯通,南北同声
虚构即真实,过去即在场,明亮正是河水流逝
紫丁香正是黄昏,住院部后院正适宜
患者谈心和榆叶梅用一树树盛开的花鼓励



无题

浮尘会散去。浮尘静静悬空
和下落,在事物的表面轻涂一层
透明稀释过的灰白。紫叶李怒放
用鲜艳表达着抵抗,但显然
喉咙不敢深深地张开,榆叶梅
凋谢的旁边,长出嫩褐色叶芽。
就在,就在这层次分明而混沌的
风景中,翘着长尾,一只喜鹊
在寻找经典的位置。工作间隙
顺着春天和早晨的意思,风起了。
风起了,花再开,浮尘散,流水流
喜鹊和在湖水边的叫声被打印出来
在心里疯长的丁香花,白一大片
紫一大片,还没理出个清晰的思绪。
隐藏在更多事物中间的,一段路
也是一条路,他反复走过,熟知
但一直不肯说出来,那是
生活的,生命的,还是,美的秘密



梦见

鸣咽。流水。吞声。石头。
春风迟迟。芦根吐泡。
水湾处一只麻鸭,梦见荒漠里的
玫瑰谷,陡峭半坡,冰开始融化
溪水奔向记忆中,自由的落差
两旁,草根变湿,半空的风
一丝一丝,渐渐变软。
梦见,麻鸭在醒来,石头变白,流水变绿
咕嘟。咕嘟。河面开阔。阳光闪耀。



天晴,说好了就来了

来看牡丹,花苞饱满
把内心全部打开就在近几天
在树林和山路上
看四周无人,我和她都发自肺腑
大喊了几声。加固山体的
水泥斜坡,与一条排水的渠道间
五、六个人在给八宝松土
一格又一格,一朵又一朵
准备好了开始在深夜山风中生长。
去年皱缩的黑果果还没落,但低矮
水蜡,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嫩叶
从干白的枝条中钻进阳光,透明地
向我和她打着招呼。粉白海棠
扑鼻丁香,山下河流,以及行走
以及记忆中一次次浑然不觉的关怀
在呼吸时给我们身体中的生活
通风,换流,像一个真正的春天
像真正的大自然,和难得的人间



北方柏绿

像山雪浸透到了内里,也像
被雨水和空气洗过,裂开的
柏子,干净而新鲜。确实有
柏枝已长得细长细长,那些
粗壮柏枝的下面,它们一枝
一枝地摇曳。更多的柏叶,
没有在时间中离去,风来,
绿醒转,尘土和沧桑一点点
褪去,从里到外。小时候
挖开过,根会顺着本能,
四处伸展,把自己变得
越来越扎实,稳固。几乎
没有任何惊艳的时候,由于
经常在生活中出现,成了
经常被忽略的存在。但
没有放弃,买有埋怨,而是
一棵一棵,整体上成长,像
自己所认为的,真正的柏树
像此刻我看到的,感受到的



斑鸠飞过

窗前坐,一只斑鸠飞过楼顶。
肚腹黑得模糊,像发生什么事
像是在追赶什么,它扇动翅膀
斜斜飞到楼房后去了。
坐在房子里,满怀期待。
没有任何鸣叫传来。没有
外面的任何消息。一个自我
隔离者,习惯了这样。
习惯寂静是命运的额外馈赠。
斑鸠飞过,莫名愁,无有着落



锦鸡儿

在刷着绿漆铁丝网的外面,在里面。
在靠近悬崖的一侧,也靠近公路。
比南河道旁的瘦些,不是金黄而是
淡黄,被过路汽车惊吓的蝴蝶
也还没有从创伤中恢复轻盈。山风
正在检验:它们和白长茅一起
倾斜,一同站直,坚韧,遑不承让。



俗世之美

列举,甚至背诵一些名篇
叫出那么多花的和不开花的
植物的名字。疫情三年
它们至少是我失去中的
一些收获的瞬间。和朋友
近期也曾谈起,希望与珍惜
像处方上常见的两种药材。
远方再也没有去过,俗世
美好的事物正在减少或消失



丁香纪

到处都有,在开花。
紫色,白色。
公园,路边,山中
医院空地,和风里,
在散尽浓郁的香味。
黑夜过后,每一朵都
不见了,留下枝干,
和情绪的绿果果。
许多的绿果果,在
树枝上,在绿叶的前
和后,在阳光中,在
春雨里。从来不曾
像心一样打开过,
不知道里面更细小的
是白,还是黑。生活
之外,即便被移来
移去,依旧野生着
也和经过的人保持着
联系。比如进入四月
“残酷”与“巴蕉不展”
两句味道不同的咒语
缠住他,折磨他
明晃晃的阳光也被
浪费,赞美亦始终缺席



老家院子里的牡丹开了

不够浓,但若有若无,一直存在。
我们在四百公里、八百公里之外
谈论着花香,粉牡丹盛开在
一张照片上和院子里。满脸土尘
和黄昏降临前的光,母亲父亲
一会儿在花前面,一会儿在后面。
像是昨夜视频中,灯光和声音
晃悠,断续,说“行法”不退
大飞机也落了下来。雨水
出奇地少。倒春寒,冷得怪扎扎。
泪像一种奇异的事物,不错过
每个人,但现在不知是谁,被
照亮或被灰暗,也不知是花开
之前、之后,梦里、梦外



美好的一天

走到公园时雨开始下,春天的
榆叶梅沙沙响着迎接。洗净
月季枝子上的土尘,水珠端坐
一只一只白鸟,交相鸣叫着
飞离湖面又靠近,远山黛青
戴着灰云旁如眼的一顶水气帽

小心思忽隐忽现,忽见桥上站
河水翻开浪花像翻开自己的
歌声。那么多的燕子呀,飞,
飞,靠近桥洞和岸边。开阔
一如既往远望时出现,叫人迷

或者回到公园入口处荚蒾绣球
与绿菊之间的误解,看嫩白
如何从隐喻和道德挟持中长成
几瓣发光的美,或回到自我
看湿淋淋的一个人想说些什么
是说这个早晨,还是这些年

而黄昏是两个人,雨住一阵
下一阵,如烟雨脚在别处公园
走走,停停,被高处的紫槐花
和低处的石竹花惊呆。美无处
不在,一个忘了的常识,有
天光不散的明亮,喜悦又柔和

2022.4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