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风月大地诗人展 (三十七)飞廉

今日好诗

2024-02-25 16:24:27


飞廉,本名武彦华,1977年生于河南项城,著有诗集《不可有悲哀》《捕风与雕龙》,现居杭州。




风月大地诗人展 (三十七)飞廉



冠先(组诗)



冠先


来宋国,仅仅因为有一瞬间

我厌倦了垂钓。一百多年了,渭水岸

我钓鱼,钓山,钓星星,钓自己

我钓,为了钓到暗蓝色的疲倦

为了宋景公不是一个真心好道的人

他杀了我,回渭水之前

我才得以在宋国的城头,鼓琴十天



缴父


黄帝封我掌管五谷

我食百草的花,梦见流水

尧禅让舜

我摘掉帽子,就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做木工,我做画师

我在风雨中飞行

当我的琴丢了,人们热衷于打仗

我就一直在市井之中卖箭缴



葛由


那个在河边雕刻木羊的人

我买不起他的木羊

一天,他骑着木羊入蜀

蜀国的王公贵族,随他上了绥山

天在峨眉山上,绥山在峨眉山的西南

吃过槐山药父送我的松子

我才知道他们都做了神仙

周成王他懒于祭祀,忙于作乐

药父送他的松子被风吹到旷野上

顿时成了一片松林



焦山老叟


我进焦山寻找了七年

焦山老叟送我一根木钻

一块厚五寸的盘石

“用此钻,穿透此石,即可得道”

四十年过去了

木钻穿透了盘石

焦山老叟重现我的身边

弯腰采了一朵菊花



苏子训


没人知道他哪里来

我十岁的祖父,曾见他会稽卖药

而他约我洛阳与铜人饮酒

他告诉我,铜人成形五百年了

铜人流眼泪了,天下要大乱了

我将死在乱军之中。我当他醉了

喊他,他不应;快马追他

他步履蹒跚,却始终在我前面

转一个弯

洛阳城消失了

四周是绵延的白云和群山



樊英


樊英隐居在逖山上

逖山在他腰间的酒壶里

他躺在山顶,看着朝阳思念落日

一天,一阵西南来的风

将他从梦中的青马上吹落

庆幸着世界终于变化了

他解下腰间的酒壶,向着西南倾倒

很快,他的徒弟收拢鹤的翅膀:

老师,成都的大火灭了



伯夷


叔齐,叔齐,一阵小风

将羽毛吹了去

山下周武王的将士

哦,征伐在羽毛的阴影里

可以下山了。不食周粟

首阳山上,我们度过了太多贬谪的岁月

叔齐,叔齐,我们的孤竹国

只是夕阳下,一场繁华的游戏


2004年9



月蚀


垄上走来我的父亲,

晚清小吏,民国乡绅。

乱世危脆,凶险

多端,他起承转合,

从《出师表》

走向《小园赋》。

脚下,霜寒,蟋蟀

在野史的灰烬里取暖,

大地磨着牙。


1916,岁在丙辰,肖龙,

共和、立宪展开激战,

袁世凯孤独死去。

是年九月,衔着迷惘,

我来到这悲惨世界。


父亲长醉不醒,

瞪着青白眼。

我抛开《论语》,捕风,

捉蝴蝶;颍水滨,

看姜子牙钓鱼。

河水幽凉,

流淌今古奇观。


六姐琪祯痨病缠身,

咳嗽声,呼应着风雨,

整个时代的哀怨,

郁结在她无辜的肺里。

我托四叔从江南

捎来雨花石,

种在宅院的四角,

冀此驱逐邪神。

她卒于1926年花朝节。


乌鸦满天,

匪酋“王老鸡”攻占县府,

我们仓皇逃向省城,

途中,父亲的长指甲,

再次连累了全家。


残酷莫过万年历,

省城十年,我迷上了

创造社、旗袍、

电影院……

茶花女身上,

遍尝了云雨之欢。


全民抗战,我受伤回乡。

小县城,

被一个传说佑护着。

朝菌不知晦朔,

我吐纳晚霞,巧取豪夺。


日本投降,父亲说:

一山不容二虎。

话音刚落,流弹打死了

我家的一头耕牛。

第二年,癞蛤蟆集体

南迁,父亲说:

中国即将一场劫难!

一年后,土改运动,

征去了他七十二年的命。


2013年10



凤凰山春夜


傍晚,翻看《缘缘堂随笔》,

我烧焦了一锅红烧肉。


为螺蛳换上清水,

春风桃李,嘉客难期,它们


有足够的时间,吐尽壳里的泥。

在这样浓云欲雨的春夜,


荠菜在屋檐下静静生长;

雨下之前,适合写一首短诗,


思念我入狱的兄弟;

若雨槌,彻夜敲打木鱼,


则宜于写一篇五千字的散文,

谈谈我的父亲。


我已到了古人闭门著书的年纪,

梦里,我找到了庾信的彩笔。


2011年321



凤凰山盛夏


蝉声四起的盛夏。西瓜般浑圆

的盛夏。莲蓬被砍头的盛夏。


保险公司小职员震惊于乡下父亲

突然六十六岁的盛夏。一只贪凉


的蜈蚣,载不动太多回忆,

在溪流翻船的盛夏。


哦,王维看云的盛夏;我忙于

擦汗,忙于与蚊蝇、熊市


争斗的盛夏;我叹气,诅咒,

无所作为的盛夏。山菊结满花骨朵,


网上凉鞋打折的盛夏,何其深广

然盛极必衰的盛夏……何时,


静下心来,编撰《不可有悲哀》?

哦,这到处满溢着告别的盛夏。


2012年724



婺江路36


最后一次,我来此投宿,几天后,

它将拆作废墟。这是我住过的

最荒凉的旅店,一年到头,下着梅雨。

四壁破败,如一部亡国者的宪法。

床单上,青春,只剩下交媾的痕迹。

一只红色时代的挂钟滴答滴答走着,

已失准多年;从没有人试着调准

或毁弃它,这世界才因此多磨多难,

今晚我才如此悲伤。


2006年522日,雨夜

2011年65



白乐桥记事


松子鲈鱼、荷叶粉蒸肉、雪菜尖椒毛豆、油闷春笋……

一丝不苟,她把自己完全投进年夜饭的节奏,

她最怀念故乡的猪蹄,乌鸡炖了整个下午,

她唤我品尝汤的咸淡——谢天谢地,对生活的山重

水复,她至今保持乐趣。女儿迷失在洛克王国;

1988龙年,我穿一件大哥穿旧的蓝色中山褂,

得意洋洋照镜子。24年,一闪而过,童年墙角

几段蛇皮。父母年过花甲,炉火旁,打着盹,

等我电话;我属牛的兄弟,监狱惦念小儿子。

我把自己关进书房,读那个威武、古怪的高卢人,

他崇拜古代的专制,拒绝写生活的喜剧,

从他的方向看,雪松矮小,野草崔嵬。开窗,

听见碧溪的流水,不远灵隐寺,西天咫尺;

兔年最后一天,忽而阳光,忽而飘雪,心情同样如此。

黄昏渐至,短信鞭炮一般密集,饭菜摆满桌子,

她们催我点香烛;好吧,暂停肖邦《革命》练习曲,

今晚,但愿善恶也携起手来,欢天喜地过大年。


2012年122日,旧历大年三十



山水


这些年,我观赏过李思训的金碧山水,

“悠然如在灞桥风雪中,

三峡闻猿时”的关仝山水。

游历过荆浩的太行山水,

石涛开辟的“黄山派”山水,

黄公望的富春山水,

那偏隅东南的青田山水……

追想过李成山水中的寒林平野,

他醉死在我的故乡,

不曾留下一幅真迹。

而只有凝望倪瓒的《虞山林壑图》,

我才清醒认知,事实上自己

早已死去。郭熙说王羲之喜欢鹅,

纯粹为了观察它们潇洒的脖子,

以练习执笔转腕;这些年,

我徜徉山水,

因我已来到人生中途,

深陷但丁地狱,战战慄慄,

日谨一日。整整八年,

我住进南宋马远的《凤凰山居图》,

空想着贝雅特丽齐。

到处都是魔幻现实主义,

我宁愿隐逸于空想,

“往往整个国家都靠空想才生存下去。”①

凤凰山上,电塔林立,

尽管如此,它还是我的贝雅特丽齐;

尽管东西南北,几乎所有

山水都戴上了镣铐,它们也都

还是我的贝雅特丽齐。

怀素夜闻嘉陵江水声,草书益佳,

钱塘江潮水,却让我的生活,越加混乱,

而“混乱已完成了他的杰作!”②

 

①契诃夫

②《麦克白》


2013年48



和黄纪云《在洛杉矶想象飞廉还乡》


只有尼亚加拉瀑布那巨大的轰鸣,

才能平息你的愤激。太平洋西岸海湾

退潮之后,“海狮尖叫,鸥鸟乱飞”①。

美意味着危险,才华早已成了负担,

那粗粝的橡树,

带给你的诗新的质地和形式:

虎豹文章冷似铁。“阳光穿过枝叶” ②,

仿佛老叶芝的教诲:

如今你全明白了,为公众的对与错

而战的全部愚蠢,除了时间,

我们别无敌人。“琢磨十年烟雨晦”③,

这诡异的时代,你胸中自有一篇《过秦论》。

然而一动笔,恶棍们就哈哈大笑。

万里之外的异国,你豹隐于南山大雾。

早春,清寂,寒雀立在枯树上啄雪,孤鸣,

这也将是你留给这世界的形象。

 

①黄纪云《我在这里》

②黄纪云《橡树》

③黄庭坚《次韵子瞻武昌西山》

 

2014年316



钱塘江秋夜


深夜,风微寒,草虫乱鸣,

晚潮过,江水深静,铺着一大篇西汉文章,

 

江边的小洲,停泊几只小船,淡而孤绝,

对岸,鱼鳞似的灯火……

 

十九年,快似挥刀斫怒雷,

十九年,薇蕨老而苦涩;在南方,我穿坏了

 

几双鞋?露水湿木星,江底螺蛳吞大象,

江水帮我安度危险的中年。


2015年823



雪夜读贾谊


读《治安策》,

白蚁蛀蚀木头的低鸣里,我昏昏欲睡。

窗外,雪正下的急,

大江昏昏欲睡,

江边的乱石昏昏欲睡……

当年,天下事可为痛哭者一,

可为流涕者二,

可为长叹息者六,

当年,你热爱的天下,此刻,正在大雪夜里昏昏欲睡……

 

2016年123



一块太湖石的往事


我原是太湖深处的一块水石,

无穷的岁月,我出没风涛,被水雕刻,

我目睹了无数大鱼的死,

我看见过范蠡扁舟上的炊烟……

 

是杭州“造作局”发掘了我,

是押送花石纲的青面兽杨志

把我带往那衣冠万国之城。

宣和五年,那李后主转世、才华绝代的

赵大官人,封我为侯,

把我安置在万岁山的西岭之上。

为了烘托我的悠远,

他修筑了巢云亭、清澌阁,

并在《瑞鹤图》上画出了他梦寐以求

的虚幻。

 

靖康二年,天翻地覆,风雪不止,

我随同落难的皇帝、

礼器、图籍,被驱掳到了燕京……

 

1898年,岁在戊戌,

我的头滚落在颐和园的乱草之中,

我听到了那年轻皇帝

绝望的叫喊……

 

我就是王国维沉湖时抱着的那块石头。

 

2018年327



岁晚感怀


每到腊月,水杉高枝上的鹊巢

就水落石出,像山林之间

寂寞的小庙。这些从不沾染俗尘的

白鹊,在这风雪猛烈的年代,

而今也敛羽散落人间,跟麻雀争食。

午后,我不过多睡了一会,

窗外的这座山,就不再叫作落星山,

山上的石头也不再叫作落星石,

山顶那座七级宝塔再也不能登临

远观海日。那跟我同上葛岭

天天一起醉酒的黄景仁,此刻正在

栖霞岭的青竹上题诗。

 

2019年112



马塍路上的姜夔


在这个盛夏的夜晚,

一阵急雨过后,

我走在姜夔当年走过的马塍路。

八百多年过去了,路旁的小店

依然卖着茶叶和丝绸,银行取代了当铺。

我们快步慢步走着,怀着各自的忧虑。

在黑暗的巷口,我们走到了一起,

灯光下,我们分开,

一阵风过,梧桐枝头蝉的惊鸣

像闪电照亮我的单衫、他的短袍。

他一再提起合肥的那个女孩,

在他看来,国破家亡都抵不上少年情事。

夜深道别的时刻,

他向我祝贺,为我写出的那些出色的诗句。

 

2019年78



径山道中


江南最慷慨的季节到了,

流水日夜冶炼白银,

草木到处抛洒黄金,

几天后,径山将迎来一场雪。


在这座始肇于唐天宝年间

的古刹几番毁建之后,

一个辛丑年的初冬,

我们终于也赶来进香了,

沿着乞儿、皇帝等无数人走过的

这条乱石砌成的古道,

道旁,是长青的竹林

和开花的茶田。


我们欣然领受清风,

并向径山供奉一首萧瑟的短诗。


2021年1122



(组稿:潘以默  编辑:张坚)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