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梁晓明诗歌两组之一:卧龙

精华作品全录

2018-05-25 09:01:28

梁晓明简历:
1963年生。1988年创办中国先锋诗刊【北回归线】。1994年获《人民文学》建国四十五周年诗歌奖。2009年出席德国上海领事馆主办的《梁晓明与汉斯.布赫——一次中德诗歌对话》。2011年出席韩国首尔举办的《第二届亚洲诗歌节》。2014年参加上海民生美术馆主办的《梁晓明诗歌朗读会》。2016年7月出席东京首届中日诗人交流会。出版诗集《印迹—梁晓明长诗与组诗》、《用小号把冬天全身吹亮》、《忆长安—诗译唐诗五十首》。现居杭州。


【卧龙岗】
——终于来到卧龙岗,史书、读本、戏曲,游戏,各种版本的诸葛亮早已成为我一生中隐秘的一道水源。我走在这既是传说又不是传说的真实地界,朔古接今,天灵盖打开,似乎一下子彻底忘了此身尚在现代的南阳......


一:

南阳躬耕于我,正如落瓜躬耕于田亩
一根线躬耕于江南的蚕丝,一道光
躬耕于凌晨中原的朝阳

臣本布衣。无畏于北方铁蹄的飞扬
更无畏于智谋天下的深沉,以及
生死,如风过竹林,如竹叶
淅沥沥落下,又在明年
焕然生长

但你来了,三顾茅庐,使我起身
使我一生挂上了风铃,激荡
或者平息,都在鲜血中
左右摇晃。

臣本布衣。衣炔飞灰于五丈原上,白马过隙
你我都已经落入史简,你看那小儿
他也在南阳,奔跑或嬉戏
太阳依然照到他身上....



二:

我在大地讲话,大地在对谁传达?
就像我此刻手上紧握的这一道曙光,
我牧羊一样让光奔走,
让我能看见的世界在光芒的轻抚下睁开双眼
让最受鄙弃的扫帚也能得到翠竹的向往

我这样说话,我住在哪里?
我是在空中丢失了双脚,还是在时间中
挺起了脊梁?

心中有天地,才可以安排山河
心中有人类,才可以谈起家乡
是的,此刻,我的手中捏着一道光
我在对大地讲话,大地在对谁传达?



三:


我应该看着群山像奔马逃出我的闲居,让群山放飞,
让它们远走,让马蹄踏向更远的城墙、关隘、
和风暴

是的,风暴中飞来的羽鸟,它凌弱的消息
像一道早该生根的细密流水,它潺缓
激越、甚至跳荡

他在国家的身体上清澈流淌,这是
希望,是苍天巨大的仁怀向下
在一株刚刚发育的麦苗尖
展开它翠绿充实的眼睫
是比诸侯更为丰盛
复杂的遍地草民
在一个晚餐中
尝到了江南
黑色鲫鱼
以及
机遇
以及翻手之下
餐具之中
魏国的
米糖

苍天在整个世界的日夜轮换中
细密地撒下它变幻的谷种
有的生长,有的去往
别的家乡
只有一首诗
无需太长
你听到
并懂得了他的血液如河流
如四季缄默的树中的
水汽、滋润
那时候你可以停下来说:
这样,就可以了。


四:

我在对谁说话?飞鸟在唤谁回家?
来到手边的酒浆是谁的生命?

我好像是一枝秋后的芦苇
头顶开满了轻柔的白花

我在南阳,我和空白相亲相爱
我的泪水忘记了纪念

有一种悲哀我已经离开
臣本布衣,落叶归根

所有的舌头都遗忘在家乡




五:

像一串惊雷可以炸响最为坚固的流民与土地,大道四通八达
谁的手指在暗中计算自己微笑的秋硕累累?

手向北方指,眼睛向飞鸟频频致意
分裂早已不是道路的丰富和独有的主权

天蓝地阔,更远的光芒向城墙招手
更远的方向,使我们的呼吸从箭弩上出发

一盏灯可以收拾掉整个黑夜
一匹马使你我在隆中把手掌张开

从最近出发,从眼睛到达最远的心灵
也可以对你说,我小声轻诉:

我要把曹魏逐次驱回到半岁的摇篮.....



六:

一本书在黑夜中将版图扩展,一本书照亮了时间和阴暗
木鱼中的人类
我们派出去的第一道曙光
他们黄土的厚脸将深感惊惧

巨大的暴雨将缤纷的灵感晶莹地悬挂在天空和旷野
巨大的暴雨将祖先寄居的草棚击垮,山腰按照我们的目光
将翠绿的新装重新披挂
喇叭花的小妹妹,你门缝的眼睛望见
古琴一样的大道上
整齐的军队正迈着春风荡漾的步伐
铁甲紧夹马腹,雨水和欲望降临到骑兵微翘的鼻尖上
野心勃勃的大地向我们介绍他那一座座山峰
玛瑙和农田
雨水更多的从天上下来
有那么多的军车可以播种   有那么多的家庭
可以在捷报中向苍天夸耀!
喇叭花的小妹妹,你门缝的小眼睛早已被匆忙的历史疏忽
比鹰隼更高的天空,使闪电也只能在阴天出动
夜晚的歌被夜风向四处轻轻幽唱
而近处

在比姑娘更美的挂灯下,在比虎皮更斑瓓的星光中
更肥硕的国家端上了餐桌
红酒象鲜血亲生的爹娘
让小溪在山凹羡慕我们狂风的占领地   让僵死的草彻底死去
或者在我们的肌肉下再生
让我们的掌纹深深锈刻在别国的石碑上
让乌龟为我们的姓名作长寿的保证

巨大的暴雨用雄壮的歌喉为我们开路
出发的口号终于被闪电尖锐地喊亮

那个野心最大的男人,他和雷霆住在同一座宫殿
他是最大的青铜宝鼎
在我们中间
望得见的江海   望不见的山梁
树叶  灰猴  夜空下炯炯如神的塔灯
象冬天使大地享受到寒冷刺骨的清凉
在我们中间
卖牛绳的   耍杂圈的   法案之上懒于批卷宗的
皮肤象酸奶的美女  肛门生痔疮的小偷
狡猾的经纪人   杀人的盗匪
他是一具最重的青铜法鼎--
遵照他的训喻
骄傲的太阳在白天找到了新的双腿
连蝙蝠也在他的咳嗽中飞翔

大火大踏步走向另一个国家
饕餮开始有了新的读者
上天和下地之间,力量是太阳的长兄
这时候
战车比秋天的落叶更多,刀斧士
敢死者的勇气
在刚结识的墙堞口,在关闭屋门人的
脖子上
他们的技艺再一次证明比断头的瀑布更加潇洒

一本书努力要多一点良心   要多一点正义
象宽阔的草原需要加一点佐餐的盐巴
在锦篷掩映的马鞍上
在士兵比森林更多的山坡上
他昂起头笑得比军号更响,他笑得比月亮更加遥远
秋风象一个传记作者
他留下的马蹄印使它困惑,在所有的沼泽中
他陷得最深   在所有的时间中
他又笑得最早

记住的都记住了  要消亡的
都该象猪肉一样油滋滋地死去
只有你
在闺房中发呆
喇叭花的小妹妹  门缝一样的细小眼睛
七:

是谁的断垣残壁组成你独自高眺的家园?你撩衣夜读
从一册书读出了遍地的春天?

他自远方来,西南的消息早已被帷帘一次次拉开
你像一株水芹深山干净在水中飘摇

但你招展,风筝从此是你的眼睛
云朵变幻的各种姿态,从此是你落入人间的
多道指使和微凉的悲泣

雨没有落下来,你还是卧龙岗你家中的主角

你读书,手指点开了世界的帷幄,
竹帘晃荡,也像你刚刚产生的几声叹息,

与一点水晶伴奏着沧海你熟悉的微澜......


八:

臣本布衣,南阳躬耕于我,正如落瓜
躬耕于田亩,一根线
躬耕于江南的蚕丝,一道光
躬耕于凌晨中原的朝阳

我在大地讲话,大地在对谁传达?
你看我衣炔飞灰于五丈原上,白马过隙
你我都已经落入史简,心中有天地,
才可以安排山河
但是,
你看那小儿,青翠如小葱
他也在南阳,他奔跑或嬉戏
太阳依然照到他身上....

有一种悲哀我已经离开
臣本布衣,落叶归根

我在南阳,我和空白相亲相爱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