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山月》等组诗(雨人诗歌)

今日好诗

雨人 2024-06-26 14:36:52

《缩小版》


妻子走的时候
说厨房里有蚂蚁让我收拾一下
我上班前
到厨房里一看
垃圾桶里爬满了蚂蚁
我想是中午吃过的香瓜瓤扔在哪里招来了蚂蚁
我把垃圾袋扎住口
不让里面的蚂蚁跑掉
挪开垃圾桶时
地下黑麻麻一片蚂蚁
我用脚使劲跺
它们到处逃
事后我有一丝内疚
(在唐僧眼里它们也是一条生命)
电影<缩小人生>
男主人迫于生活压力
选择注射一种针剂
缩小身体
那样维持生活就不需要多少钱了
也减少了大自然的负担
我想蚂蚁的生活就是绿色环保主义者所向往的最好生存方式。


《旧事》


姐姐退休生病前
经常穿毛毛上初中、高中的旧衣服(毛毛是我外甥的小名,那时在北京上班)
我劝姐夫给毛毛在北京买一个小房子
我姐夫说北京的房子比油田的房子贵十倍
再等等
后来就不再提买房子的事了
现在只够买一间厕所
我遇到我姐姐五一库的同事
她说你姐姐穿什么都好看。


《做条大鱼》


一条鱼游向大海
那一定是大鱼吧!
一个自杀者自述:
他跳进河里
突然天上的一股龙卷风
又把他带到河岸
哪大概是上帝的旨意
让他活着。
另一个病人自述:
同一病房的人
让她尽力活着
替她们好好看看这个世界。

《屈原的信徒》


他穿的体恤衫上印着:
最后一条恐龙。
莫非他是绝望的人
还是孤独的人
在茫茫人海中仿佛异类。
他从云南边境线跑到越南
又从越南跑到欧洲
白天给人打扫卫生
晚上到一家德国监狱教吹中国长笛
回到他住的地方
在梦中他在成都杜甫草堂、德国监狱、西藏圣山之间游历
他说他是自由的。


《说不清的事》


我看了一部电影
以为没有看过
看完后
才知道三年前就看过
可一点印象都没有。
也许一个人失忆是一件好事
你看过的书
可以重新读。
就像做梦
你觉得人生的一半时间都浪费了
可我很开心
因为只有在梦我才能见到母亲和小姐姐。


《山月》


在中岛敦的小说<山月记>
一个去上任的官员
在山中遇到一只虎
它竟然对他说
是以前的一个故人
曾与他一同进京赶考
他却落榜了
在回乡的路上
在此变成一只老虎。
杨键到嵩山做客
他对一了说他是遗世的人
嵩山的月
像一面镜子
照着他的前世和他离去的母亲。


《浇花》


别忘了过两天给花浇水
它喜欢水
就如同我喜欢你看我的目光。
(我们有多长时间没有拥抱,没有交流。

我暗暗流泪一年,没有告诉你。

你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也许你知道,却无能为力,装作不知道。)


《脸谱》


一了在山上画
要脸系列
又是谁
让我们“不要脸”在这个时代?
(提香把女人的肖像画的很娇美,杜尚在蒙拉丽莎的脸上加了两撇黑胡子,

贾科梅蒂把人的脸拉长,弗洛伊德把人的脸往横里拉宽,

培根把人的脸扭曲,甚至血淋淋的剥开,他不想让你认出是谁的脸,

好像他不想让你认识这个世界。

其实世界的意义在世界之外,但对一个人一张脸很重要,

它几乎代表了你自己。

就像没有身份证,你在社会上几乎寸步难行。

你若换了一张脸,家人会把你当做陌生人拒之门外。

不过拥有一张人们公认的好脸,就像时尚的奢侈品,

人们争相购买,所以一个女人宁可忍受手术的痛苦,

也要整容。可男人就无所谓了,

他们拥有权利,规定女人什么样的脸才美,

又有些不公平了。最终时间会把一张脸摧毁殆尽,上帝就没有脸。)


《水杉》


妻子回来说
她在外面转
遇到一个人
她也是一个人在转
就搭上了话
从锯断的树说到人。
(为什么从树说到人?是你用手摸着水杉树干感到一丝的粗糙和温暖。

是树顶上隐藏着一个空的鸟巢,等着一只陌生的鸟儿降临。

是风吹过树梢,发出莫名的声音,你好像听到谁在叫你的名字。

你顺着树干往上看,一个更大的世界触不可及。)


《布谷》


星期天我在屋里听到小鸟
“布谷、布谷”的叫
妻子说到了麦子熟的时候。
(我没有见过布谷鸟,只有它叫的像人在说话,

其它鸟听上去如吹曲儿。世界的存在要靠语言的表达吗?

要是我们的语言已经腐朽了呢?是不是我们的存在也了无生趣。

控制一个人就是从小控制一个人的语言学习吗?

哪还不如做一只鸟自在。)
在去设计院的路上
看到“雷神”收割机轰隆隆开过
小时候在家乡
学校放假三天帮大人收麦子
割完后不准捡麦穗
留给家里穷的人家。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